来自 宠物 2019-09-18 02:03 的文章
当前位置: 463.com永利皇宫,永利皇宫 > 宠物 > 正文

宠物狗被撞,狗主敲诈碾狗司机索取赔偿800元钱

2月10日,小长安派出所民警来到小长安镇守善村某屯开展“大走访”开门评警活动,一来了解治安状况,二来请群众对派出所的工作和民警的执法行为进行评议,征求群众对民警执法活动的意见和建议。在法律宣传中,民警无意中举了一个路边村庄常见的碾死狗被敲诈的案例。2月8日该屯被车碾死狗的狗主人听后感到非常惭愧,主动说出其敲诈司机的经过,并把多收的400元钱通过民警退还肇事司机。

若上述事实查实无误,则当地警方名为“设岗治超”,实为“坐地收钱”。其后果,则很可能是超载车司机行进路上的“不归路”,更有可能是当地警方某些涉事人员坠入腐败深渊的“不归路”。既然如此,相关部门不妨对此启动责任倒查,并让超载检查岗就此“名副其实”。须知,对超载车亮“绿灯”还是“红灯”,不仅事关依法行政,更是对生命的敬畏。

放大 缩小

2月8日,一名妇女驾驶一辆面包车行至罗城县小长安镇守善村某屯时,不慎碾死了一只横穿公路的。狗主人见状立即组织该屯群众围攻司机,向司机索赔800元钱,不交钱不放行。最后该女司机只得交了800元钱才得以脱身。该女司机脱身后自认倒霉,料想过节期间警力紧张,所以也没有报警。

黑龙江依兰县的松花江渡口,是超载大货车前往哈尔滨的必经通道。一辆辆堆得冒尖的大货车缓缓驶入渡口的环形路,停靠在环形路左侧的警车颇为显眼。过往大货车无不迎头在警车旁停下,司机们熟络地与警车内人员搭话,从口袋里抽出红色的百元钞票递进去。“上了钱”的大货车晃晃荡荡地扬长而去,在土石路上留下深深的车辙。(10月24日《新京报》)

  • 共有677人围观
  • 12条评论

松花江渡口的超载车

 北京晨报讯丁老汉在小区内遛狗时,爱犬被行驶而过的汽车轧倒,经救治无效死亡。丁老汉诉至海淀法院称,车主小王车速过快,导致事故发生,要求其赔偿狗的医药费、办狗证的费用、买狗的花费和精神损害抚慰金共计3100元。 法庭上,小王辩称他当时开车要拐弯,狗突然出现,车轮将狗挤到了马路牙子上。由于丁老汉没拴狗,故狗受伤死亡的责任在对方,其不应赔偿。庭审中查明,丢丢是一只蝴蝶犬,办有养犬证,事发时未系犬链。庭审结束后,在法官主持下,双方和解,由小王一次性赔偿丁老汉600元。 法官表示,从法律上讲,狗是主人的财产,丁老汉认为小王撞伤狗致死的行为侵犯了其财产权且同时给其造成了精神上的损失。本案中,对于赔偿责任的承担与否及责任比例,是否拴狗、行车地点和车速是考虑问题的主要方面。 根据《北京市养犬管理规定》,携犬出户时,应对犬束犬链,由成年人牵领,携犬人应当携带养犬登记证,并应当避让老年人、残疾人、孕妇和儿童;对烈性犬、大型犬实行拴养或者圈养,不得出户遛犬。但现实情况是,住宅小区内外,有很多人遛狗,不分种类和大小,且有相当一部分人图省事儿,遛狗时不给狗拴犬链。在这种情况下,狗一旦出现伤人、伤狗或自伤的情况,狗主人首先难辞其咎,丁老汉未拴狗且丢丢体型小、与主人分开后不易被观察到,故丁老汉对丢丢的死负有主要责任,而小王在拐弯路口疏于观察周边情况,对狗的死伤亦负有一定责任。

图片 1

从这个意义上说,“收钱放行”的检查岗又何止是虚设?为超标数倍的超载车亮“绿灯”,截停的是“安全”,放行的是“危险”。而当地警方在此渎职之举中失去的,除了曾经的承诺与誓言,更有职责赋予的忠诚与良知。只不知,倘若这些远去的超载车危险不期而遇,某些人数钱数到发软的手,会不会有一丝颤抖?

超载车司机正在交费

笔者并非危言耸听,据过往司机言,南、北渡口总计200元的“过路费”也可在一处交,而另一处则凭条放行,可见“交钱放行”并非“单打独斗”,而是“步调一致”。而当地警方先是矢口否认“收钱”,尔后又辩称“现在没有卸货场,也没有秤,对超载车辆只能是处罚”,则更是典型的“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当然,相关部门俯下身来,找准超载车为何“不超载不赚钱”的症结,由此给予相应的政策帮扶,让他们不再以生命的代价来“赚钱”,才是对超载现象的“釜底抽薪”。如此,既断了某些知法犯法者的“财路”,有促其悬崖勒马之功,又提升了道路货运安全,让超载现象一去不返,岂不是善莫大焉。

众所周知,超载车作为道路安全“杀手”,其强行上路的后果往往是害己害人。故按相关规定,对超限超载的车辆,理应消除违法行为,并依规处罚。然而,在松花江南、北渡口,这一切都被“简化”为交钱放行:超载车司机只须按“规矩”各交上100元,便可扬长而去。

图片 2

文/徐甫祥

而对于设岗收钱的当地警方某些人而言,又何尝不是一条“不归路”?诚然,一天不下百余辆超载车,每辆收200元,委实是一笔不小的收入。然而,始于“贪”,继而“腐”,早已是屡试不爽的定律。如此贪小利而忘大义,岂不是让自身与超载车司机双双在“危险”的路上渐行渐远?

而现场的两处细节尤能证实“交钱放行”的真实性。一是无论在南、北渡口,均是司机下车到警车窗口处递钱,并不见警察下车查验。由此可见,此“以车代岗”非为“治超”,而纯属“收钱”;二是在当地的“保车人”处交钱也可“保平安”,而这些“保车人”只是社会闲散人员。试问,这些人出马,除了收钱,还能干什么?

不过,这些所谓“保车人”,尽管不具执法资质,却有其过人之处,即与相关部门“熟络”,“什么车都敢保”。据说,但凡超载车,只要交费300元,即可通行无阻。事实上,尽管当地警方一再言称“我们直接跟司机说话,跟车主说话”,但“保车人”生意的红火、以及车主交钱后即通行无阻的事实,也从一个侧面证实他们所言不虚,且不排除个中有“权钱联姻”的交易。

不过,对于超载车司机来说,此处开启的“方便之门”,很可能是通向一条“不归路”。据知情人爆料,一辆23吨货车装满120余吨是常态,致车身笨拙,开车吃力,刹车费劲,一不小心即车毁人亡。近些年来,不少道路安全事故,往往都有超载车的身影。正所谓为了赚钱,连命都不要了。

本文由463.com永利皇宫,永利皇宫发布于宠物,转载请注明出处:宠物狗被撞,狗主敲诈碾狗司机索取赔偿800元钱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