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情感 2019-10-05 02:30 的文章
当前位置: 463.com永利皇宫,永利皇宫 > 情感 > 正文

晨秋观雾数九寒,无声的晨

静静中醒来, 血液似乎不再流动, 心脏也是不紧不慢地敲击 几乎僵硬的躯体 大脑停止了一切思考 呈现一片空白 肆虐的风不知何时刹住了 它的淫威 鸟儿好像也噤声不语 怕惊扰了少女的梦 落叶悄无声息告别 经历春夏的母体 无声的深秋的晨 露珠睁大晶莹的眼睛 看那衰败了的柳 残缺的月露出不全的颜 告别枯黄的荒原 静立空中的多变的云娘 痴望一泓碧水 定格了姿容 享受着这份寂寥 不去喧嚣的旅程 独自一人在 无声的晨里 待无声的晨曦。 升起升起

一、静夜听雨

「无声的暴雨,恰似我心底无声的你。匆匆的雨水滑过我的脚底,却是你最不容置疑的美丽。」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静谧的夜,黑沉沉,万簌俱寂。我静静地坐在电脑前,欣赏着文学社里的美文华章,浏览着时事新闻,不知不觉,一丝淡淡的倦意袭上心头。我揉揉微微发涩的双眼,伸展酸麻的腰肢,信步走到窗前,深灰色的夜空,不知何时飘起了淅淅沥沥的春雨。

图片 1

雨水滴落地面,犹如卯着劲的时钟,有节奏地发出滴答滴答的声响。

从来没有像这个夏天一样拥有如此多关于季节性质的燥热般不安的记忆,就像不知道是我自己内心的炎热,还是外部的环境无情地映射在我的心底。

雨水敲打在树叶上,传出沉闷的啪嗒啪嗒声。

随即,我开始像希冀每晚不定时现身的清凉的月亮一样,开始希冀这个夏天不多的奢侈的雨滴。也寄希望于这遥远却好像触手可及的迷一般的月光,打在深蓝色的看不到方向的大地。然后无声的沁进入,是这个时间里用心才看的清的雨滴。

雨水滑落在金属物体上,宛如无数玑珠跌入玉盘,爆出清脆的叭叭声。

或许老天听到了我作为自身存在的恼人的呼喊,就在7月20号,不知疲倦的暴雨,就这么硬生生地淋了北京整整一天。终于,她就像摆脱了长期背负的麻烦一样,摆脱了我对于雨水热切却生硬一般不近人情的催促。

雨水顺着屋顶廊檐洒下,恰似精致的瀑布飘飞。

应该是下了整整一天吧,起码从早上七点到晚上十二点半——记忆中起床的我和我睡觉的时间,这场有着陌生人却熟悉的样子的雨,就这么,无端地挡住了天地间所有生物的视线。

雨水聚集在水泥地面上,沿着沟壑如淙淙小河般流淌。

我费劲气力,却看不清你。看不清雨滴,也看不清空气,看不清这平常站立的土地上最熟悉的呼吸。屋顶也好旗杆也好跑道也好草坪也好,被这场雨扭曲的不成具体的样子。无意识地低头,是双脚上浅白色的帆布鞋,也蒙上了一层变形的厉害的符咒一般的痕迹。

透过重重雨帘,寻着雨声,我仿佛看见干涸的禾苗张开小嘴,贪婪地吮吸着这琼浆玉液;嫩绿的树苗仰起小脸,张开双臂,挺直腰板可着劲儿往上窜;大河如慈母般敞开宽阔的胸怀,将久别的游子揽入怀中。

撑着伞,经典的蓝色格子一样无人注意的伞,我深吸了好几口空气,空气里夹杂着雨滴混合着不太情愿的被叫醒的泥土的气息。我下定了决心,一头扎进这好像能淹没整个北京的雨里。

伴着无限遐想,信手推开窗,一阵清凉迎面扑来,顿觉神清气爽,几滴雨丝飘来,宛如温馨湿润的小手,轻轻摩挲我的脸颊,是那样的温柔惬意,让我怡然陶醉。

不出所料,我期待了这么久的雨滴,却一丝一毫也没有对我客气。致密的好像骨头一样的雨滴。从一开始,就摧古拉朽一样噼里啪啦地打在这尼龙材料的听起来总是不太结实的伞壁。是的,还有那么几滴,越过罩住我身躯的整个伞壁,润湿了我的额头,也润湿了我的发际。这样巧妙的方式,我也好奇。

二、晨秋观雾

这突如其来的暴雨,就好像突如其来的你。在雨中走过不多的时间里,却好像发丝一样深深地根植于我的身体。这是遮天蔽日足以瓢泼的雨。以至于身体蜷缩在这各色雨伞下的狭小空间里,多少都显得有那么一些不合时宜。

今晨起床,轻轻推开一扇窗,哇!好大的雾啊!

其实,我不怕淋湿身体。即使是来自心里的暴雨。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收起右手上蓝色的伞,与这猛烈的雨进行最简单的接触,没有一点距离。这才是意识上最纯粹的雨。

雾,阻碍着人们的视线,给出行带来诸多不便,所以人们怨恨它!雾,空气中弥漫着许多尘埃,造成呼吸系统不畅,所以人们鄙弃它!雾,遮挡了太阳的光芒,影响农作物的光合作用,所以人们讨厌它!尽管雾的罪过大于益处,但终究还是有人会以欣赏的目光看待它。

我大概是无意识地沉浸在这被雨敲打的乱七八糟的思绪里。又是好像同样的这么几滴,却像唤醒正在被催眠的病人一样把我残忍地叫醒。

雾,有时如轻纱覆盖,给茫茫大地披上神秘的色彩。透过重重雾帘,远处的景物若影若现,自有一种朦胧幻化的绝美,给人以无限遐想。那漂浮的雾霭,恍若瑶池仙境的袅袅祥云,游荡在浩瀚无垠的寰宇间。

不经意地觑了一眼这早已走过了无数遍的大地,却惊喜地发现,好像整个大地也在畅快地呼吸。这是只能用碗才能装下的大口的呼吸。就这么沸腾在夏日的雨水里,肆意地覆盖着这个我所深爱的土地。正如你的美丽,怎么也躲避不及。

也许是我们这里濒临海边湿地,也许是一望无际的广袤的大平原无遮无挡,也许是湿润的温带气候雨水丰沛。雾,对于我们来说,已是司空见惯,一年四季常来串门。

在刚走进雨里还不习惯的那段时间里,我还走走停停,四处躲避着这奋不顾身想入侵我最喜爱帆布鞋的顽皮一样的雨。后来,随着时间和距离的无声推进,这种做法其实和徒劳无异。

乍暖还寒的春日,迷迷蒙蒙的雾霭中,夹杂几丝寒气;赤日炎炎的夏日,丝丝缕缕的晨雾中,孕育几多清凉;凉爽宜人的秋日,漫漫柔柔的薄雾中,饱含几丝惆怅;寒气袭人的冬日,影影绰绰的雾帘中,披裹几番苍茫。

这是来自心底的暴雨,我确定无疑,作为身体的一部分响亮地延伸在这个模糊了距离的无尽的空间里。怎么能企图躲避来自心底的雨。我开始选择融入进去,不再逃避。做最真实的自己。

自然的雾,来无影、去有踪。只要一阵清风掠过,便会飘飘洒洒地渐渐隐退,还大自然以本来面目。而人为的雾,则让人措不及防,备受其害。

我的思维和双脚一样,不再犹疑,坚定地走在我早已谙熟于心的道路上。尽管视线有水滴的阻挡,但脚步也差不了毫厘。

每年的阳历五月,正是一年中夏收夏种的繁忙季节。农人欢愉在希望的田野上,辛勤劳作,收获丰硕。望着颗粒归仓的粮食,农人喜不自胜,望着脱去果实的秸秆,农人万般无奈。于是,在日落黄昏后,在夜阑人静时,那焚烧秸秆升起的袅袅烟雾,随着空气的流动,肆意弥漫,让人有种窒息的感觉,直接危害着人们的身心健康。

我的浅白色的帆布鞋,开始一次又一次地踏进整个校园里不少也不多的雨水的聚集区。琤瑽的流水润湿了我的每一寸会呼吸的鞋底。这是湿润的凉爽一样的触觉,还有一丝夏天里醉人的温暖的气息。伴着双脚后,还有撕扯一般痕迹分明的涟漪。

还有一种泪雾,是来自人们的情感。人在大悲大喜时,总会情不自禁地落泪。而每个人由于性别的不同,生理机能的不同,泪腺分泌的不同,雾的浓淡程度也不径相同。

罗伯特·瓦尔泽说,月亮是夜晚的伤口。那我估计,这无数颗从天而降的雨水,该是月亮前段闷热的时间里积攒起来的无声的孤独的泪滴。时间久了,日子长了,她的心也承载不住些许悲伤的记忆。便在这个看似随机而又注定的日子里,躲起身体来大声哭泣。

有一种雾,那是来自心灵深处。人,生活在凡尘俗世,无论是在工作中,还是在日常生活里,总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事情,过去了就是过关,过不去就成槛。由于每个人的处世哲学、处事原则、文化程度、自身修为、综合素质参差不齐,所以也就有着截然不同的结果。

图片 2

人们常会感叹说;看透了人、看透了事!其实,真正能有几人能够看透?隔着重重心雾,你能窥视别人的五脏六腑?你能把握别人的习习脉搏?你能深切理解别人的所思所想?你能融汇贯通别人的所欲所图?

又走到一处相当熟悉的拐角,一簇常见的却从未注意的花朵吸引着我的好奇一样的眼睛。暴雨中,没有雨伞的她,已经被雨水残忍地打弯了柔弱的肢体。几朵诱人的粉红的花瓣就这么,泡在越来越多的雨水里。和我的帆布鞋漂在一起。我还是叫不出她的名字。尽管在暴雨里,至少还有我和我的记忆,为你多余一样地雕刻出你原本就固有的美丽。

雾,来自自然;雾,来自感官;雾,来自心海。它既能让你领略曼妙的无穷魅力,又能让你体会空灵的无限遐想。

无声的暴雨,恰似我心底无声的你。匆匆的雨水滑过我的脚底,却是你最不容置疑的美丽。

雾里看花,似影若现,既有一种朦胧的美感,更有一丝遐思的空旷。当你凝目静视那娇艳的花蕊,在影影绰绰中,仿佛看到她层层包裹的蓓蕾正在无声地绽放,美到极致。

给我印象最深的当属那次的西湖之游。

那是一个初秋的清晨,薄雾袅绕,轻纱拂面。我们倘佯在美丽的西子湖畔,沐浴着湖面吹来的微湿的秋风,放眼望去,美丽的西子湖,宛若风姿绰约的绝代佳人,含羞带露,犹抱琵琶半遮面。近处,万顷湖水碧波荡漾,远处,青山黛绿若影若现。如织的游人,沿着苏堤恰似长蛇般迤逦而行。登上山巅俯视,游船如一叶扁舟,镶嵌在微蓝的锦缎之中;游人如点蚁,在褐色的丝带上踽踽而行。极目远遥,黛山绿水,辉映成趣,水天相连,无边无际。真有一种“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的旷世的情怀。

……

日近午时,那飘飘渺渺的薄雾渐渐散去,连日阴雨,虽不能感受太阳的光芒,一丝淡淡的温馨却已氤氲心中。

三、严冬读寒

零下八度,也许对寒冷的北方来说是小菜一碟,可对于我们长江中下游平原来说,却几近极限。

春寒料峭,一点不亚于三九严寒。西伯利亚的滚滚寒流,裹夹着凄厉的西北风,无情地肆虐着,将地面的浮物高高抛起,再狠狠摔落,仿佛要将整个天地撕碎吞噬。

大街上,行人寥寥,即使有,也是裹紧寒衣,缩着脖颈,步履维艰地踽踽前行。

寒风打着唿哨,尖利地从耳际滑过,如利刃般直刺脸颊,留下阵阵隐痛。

光秃秃的树干,在萧瑟的寒风中,是那样的苍老无助。干枯的枝干一任寒风的无情侵蚀,犹如风烛残年的老人任人宰割般凄苦。

道旁的香樟树,已失去了昔日的苍翠,墨绿的树叶,在寒风中瑟瑟发抖,一些亦已枯黄的树叶,仍依依不舍地眷恋着树干,被无情的西北风生生的剥离母体,摔落地面。

一蓬蓬衰草,畏缩地将身体蜷缩成一团,耷拉着脑袋哀哀求饶。

公司办公大楼前一隅的喷泉,已不再那样炫耀,喷口恰似哑巴般全被冰冻封口,水面被厚厚的冰层覆盖,平滑如镜。

入夜,狂号的西北风,似万千冤魂厉鬼般哀嚎嘶鸣,将沉沉的黑夜披上恐怖的色彩。

这次第,这般景,怎一个“寒”字了得。

本文由463.com永利皇宫,永利皇宫发布于情感,转载请注明出处:晨秋观雾数九寒,无声的晨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