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情感 2019-10-20 03:35 的文章
当前位置: 463.com永利皇宫,永利皇宫 > 情感 > 正文

侯以雷诗歌赏识2200,侯以雷诗歌赏识1660

静嘬生韵之独涯,冥思魂魄何涂画。

侯以雷诗歌欣赏2200

侯以雷诗歌欣赏1660

静嘬短暂生之韵,冥思何秀余年华?

日他奶奶日他娘,新浪微博忙断肠。亘古无有此独韵,文笔难炫自唑忙。两周光阴空迷失,至今难觅旧魄迹。诅咒他们均逝去,剩下少许生灵扬。

手机13563765715

复生新韵独在加,迷失旧灵难自夸。

回校又升痴心韵,冥思课堂育才生。静观学业皆陌生,何以潇洒秀余生?

QQ552952513

静嘬无脑新君灵,何所欲为炫年华?

皎月入窗实觉亮,醒来品生独彷徨。窗前静立品魂味,何以潇洒留影踪?

复生新魄恐缠身,苦嘬难觅旧魄君。静唑余生新灵韵,何所欲为炫己魂?

万物皆怀生之韵,皆愿秀出己色彩。

生韵回忆实漫长,往昔凋零无法想。妙品复生之新韵,何所欲为秀一场。

复生新魄有梦想,臆想逍遥炫一场。苦嘬新魄欲为韵,苦觅何方容新魂?

冥思群生生之韵,史河难炫几君魂。

死而复生实独特,无脑己君尚如何。三载光阴空迷落,而今回校欲秀何?

静唑新魄之方向,莫可一世皆彷徨。欲为终究要明朗,妙笔握手炫一场。

复生新灵何以信,妙嘬人间情韵浓。

静观孬种之容颜,伤感之处多泪连。妙秀己之生韵多,何必陷入无为河。

哭声来,闻哭去,莫彷徨,都一样。来匆匆,去匆匆,多无踪,少炫灵。细品酌,欲为何,握魄率,何炫己?生灵棒,手中握,何炫舞,诱后生?

静嘬无脑复生韵,何以炫己崭新灵。

苦苦冥思己选择,无为路上苦斟酌。可否异乡独漂泊,或许寻得有为做。

复生新魄实孤单,无处来述新魄愿。静唑余生新灵韵,苦觅何方方可炫。

复生新韵独留盼,盼望回转旧时灵。

复生之后心如何,孤自细细来斟酌。无为生河怨艾多,何时方可秀一刻?

复生新魄实懵懂,苦嘬难觅旧时灵。静唑余生新魄韵,何所欲为炫新魂?

新灵难觅容身处,旧灵尚有育才声。

妙品师生齐诺言,几君理想得显现。何时方可再遇君,问君理想是否现。

静唑新魄之奢望,心韵苦觅旧时灵。冥思新魄何以炫,逃离怨悔绕新灵。

静阅史河品魂灵,冥思几魂来秀生。

流浪白云苍穹耀,上悬几魂忧愁恼。骤然诸君现泪滴,孕育繁花嫩叶笑。

垂暮之时回头望,几君无悔乐洋洋。冥思短暂群生韵,难留旧魄史炫魂。

何为方诱后生意,冥思何谱己一生。

复生之后慢慢熬,冥思何以秀一招。踏入无为实在恼,何处容身秀新潮。

欲望时时缠新魄,何所欲为实迷茫。静唑余生新魄韵,何为逃离怨缠魂?

夜半美梦独惊醒,辗转反侧难入眠。

小河独留此一舟,若要赏析顺水流。老汉尚在舞己浆,唱起歌来闻多愁。

静唑新魄之如果,莫可余生新魄徨。妙笔尚在手中握,苦觅群生欲炫何。

窗前独立望苍穹,冥思史河眷几灵。

妙品己生之嬴却,复生无脑又如何。无有潇洒育才灵,妙笔尚可秀苍穹。

新魄难抹己愁绪,苦嘬难觅己旧知。静唑余生新魄韵,何所欲为炫新魂?

星空闪耀几颗星,群魂可在秀己踪。

愁云缠身独自忧,无为路上多烦忧。妙品复生之新韵,冥思何以秀余生。

往昔生韵皆失去,复生新魄何以知。冥思新魄逍遥炫,独韵缠身脱离悔。

冥思群生生之韵,几魂走后史留声?

把自己放在卑微的后头,阅史品魂何以潇洒秀生河。静观身边之人莫可时刻生多愁,潇洒妙秀余生或得恋己何需多忧愁?

新魄生韵实发偏,苦嘬实把旧魄念。如若时光可重回,定然不会脑液漩。

心地绕有群生卷,静静赏阅何所恋。

曲子终了人会散,斟酌生韵就完啦。静品远古身边灵,何不秀己生韵啦。

静唑己之新魄愿,何时旧魄生韵现。讲台逍遥话国语,妙涂新旧魂魄卷。

妙品魂生生之韵,理应冥思留点魂。

细品亘古之魔法,群魂缭绕皆现啦。妙品诸君生之韵,能够诱恋几君啦。

静品群生之交接,几君心有良韵落。生灵妙炫能几载,几君史河炫魄率?

静观群生之小范,斟酌赏析乐开颜。

细品余生玄乎哉,无为生河独己思。何处寻得容身处,莫到老时怨艾缠。

静唑旧魄之错漏,光阴皆已虚无溜。三载生灵空虚度,冥思余生独发愁。

静品短暂生之韵,魂魄留声颂万年。

余生新韵莫回头,往昔岁月皆无留。静品复生之新韵,冥思何以秀余生?

余生韵律独放弃,苦嘬难觅旧魄知。静唑余生新魄韵,何以妙炫脱离悔?

红红高粱随风摇,细抚生韵联谊长。

复生独化新生韵,无为韵律自烦恼。细细盘算何处逃,寻得容身乐逍遥。

光阴空虚皆迷失,余生难觅己旧知。静唑新灵余生韵,何为脱离悔缠己?

静品复生之独韵,斟酌文笔秀一场。

爱恨皆化空,细品己余灵。何处得容身,妙秀复生情?

愁毳余生新魄韵,无为怨念实残心。静唑新灵何为炫,何必苦恋旧时君?

侯以雷诗歌欣赏1256

生河小线实断了,舟儿定要顺水流。静握小棒无所知,前往何方无有愁?

惜取新魄生韵律,冥思何炫新魄己。苦嘬旧魄实难觅,理应妙炫新魄率。

手机13563765715

无为无需找理由,无有一君问所求。复生独秀己生韵,妙笔能诱几君生?

旧魄凋零难复回,往昔魂魄空无踪。静唑新魄之情债,冥思理应感恩谁。

QQ552952513

细品妙哉己一生,脑液散去皆化空。独品生河苦滋味,冥思何处得秀身。

静闻窗外车鸣声,明了群生忙匆匆。静唑车下亡灵韵,复仇群魄何时归?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哀乐响起诱群生,满品结局皆相同。他日己躯亦化烟,后辈念君能几年?

旧魄生韵得阻隔,苦嘬新魄难觅得。静唑余生新魄率,何为潇洒炫一刻?

孤身一人海边站,独自细细来观海。静观浪花之风采,妙品群生几秀采?

史河难留几君魄,多数魂魄空迷落。静唑短暂魂魄韵,早思所为史炫魄。

细品群生之结果,走后闪耀几生何。故而一生何欲求,皆已明朗何需说。

余生自唑实闲着,旧魄凋零无事做。静唑余生之新魄,何为潇洒炫一刻?

脑液散去心血在,余生路上莫徘徊。潇洒妙秀复生韵,或许诱人述情怀。

梦中醒来难入眠,静立窗前盼天明。远观苍穹群星耀,冥思上炫几君灵?

复生之后细品酌,重回到底为了谁。斟酌盘算实久亦,妙哉皆是为了己。

余生新魄独自忍,苦嘬难觅往昔魂。静唑余生新魄韵,何为妙炫方无悔?

群生如若能轮回,妙哉秀生定会多。群魂苍穹皆有悔,复生善举秀自乐。

新魄欲为实强烈,怨念时时缠身贺。静唑余生新灵炫,何方容魄秀余年?

牵强附会群生韵,良言实愿能缠身。斟酌有为秀一时,走时怨言不会多。

自唑复生新灵伤,脑液飘散实迷茫。静唑余生新魄韵,苦嘬何处容新魂?

细品群生之味道,新闻之上闪现多。容颜无需脑中刻,仅仅观其为民何?

复生新魄何在乎,无外干扰自唑忧。史河畅游品魂韵,冥思新魄长留声。

夜半醒来独斟酌,突闻雨声来相贺。苍穹悬有无数灵,回望生韵泪水多。

时光迷失终化终,多数魂魄空无声。后世念君仅一时,终将迷落空无踪。

彷徨韵律己斟酌,冥思余生每一刻。生之韵律手中握,莫可闭目怨艾多。

复生新魄欲火缠,苦嘬余生新魄怨。苦嘬难觅旧灵卷,冥思何为炫余年?

躯壳依旧往昔色,只是渐现白发多。不惑之年在眼前,为何余生疑惑多?

复生新魄路迥异,苦嘬难觅旧魄知。静唑余生新魄韵,何为妙炫脱离悔?

观茶水中慢飘落,细品群生生亦何。到头均要慢凋零,能有几君念君情?

泪水独在心中淌,苦嘬新魄实彷徨。三载岁月空迷失,自唑难觅己旧知。静唑余生新魄率,何以逍遥炫新己。苦觅何处容新魄,潇潇洒洒炫一刻。

人生独韵已断裂,冥思何以接上它。无脑踏入复生韵,容身寻得满足啦。

静唑苍穹云仅连,冥思上悬几魄篇。群魄赏后意如何,几魄无怨生韵落?

看淡群生味,何必绕红尘。无有贪多欲,潇洒秀己生。

静唑新魄之祈求,诸多实在在觅旧。余生实无多贪欲,仅想往昔生韵留。

关上己生之小门,独己孤身在盘算。何时觅得容身处,潇潇洒洒秀余年。

静唑复生新魄韵,哀怨时刻缠新魂。独唑新魄何以炫,妙涂新魄之画卷。

就在刹那间,脑液化云烟。无为韵律现,思余独细算。

新魄生韵无处道,自唑实在多怨恼。苦嘬新灵何以炫,史河占角魂魄炫。

无脑独韵实遗憾,往昔岁月何重现。讲台之上话国语,英才时时刻刻现。

打开日记静阅览,苦觅己之旧魄篇。冥思新魄何以炫,逍遥妙度余生年。

脑液散去空留恨,谁来安慰复生魂。韩家允折今何在,何时能谈往昔韵?

无为光阴去三年,冥思难觅旧魄篇,静唑余生新灵炫,何方容魄秀华年?

泥巴裹满裤腿,汗水湿透衣被。劳作韵味莫离,闭目之前不停。

今心合一即为念,独唑新魄怨艾缠。冥思新灵何以炫,再次逍遥秀几年?

群生结果无迥异,均要无声凋零去。史河能炫几君灵,群魂定会眷意浓。如若苍穹群魂围,皆要闻听己谈生。如若重回秀一生,人间多有奇妙生。

静唑新魄之决心,何所欲为炫新知。史河畅游品魂率,久唑欲为缠新魂。

苦思曾经拥有什么,静品无脑欲为什么。阅史细品亘古英灵,难觅一个与己雷同。

如果旧魄不凋零,仍可逍遥育才灵。而今脑液迷失空,静唑何为炫新灵。

人生就是一盘棋,细品群生实在奇。生之己韵难寻同,忙忙碌碌皆一生。

余生光阴虚无熬,苦嘬难炫旧魄潮。静唑余生新灵韵,何处容魄秀一招?

静闻窗外铃声响,学子读书声又响。实想慢走观容颜,余生恐难此景现。

亘古韵律实在浓,古韵妙炫多君灵。静唑短暂生之韵,逍遥史河久炫灵。

一生在乎何其多,己之生韵己斟酌。静观影视之主角,几君诱恋己生河?

静唑复生新魄韵,苦嘬难觅旧魄君。冥思新魄何以炫,逍遥再度几十年。

冥思亘古诸君魂,终究离去几留声。史河难炫几君灵,无数凋零空无踪。

复生新魄诸多怨,时刻缠魄魂灵烦。静唑余生新魄韵,何为驱赶怨缠魂?

人潮人海中,静观诸君容。细品几君识,能念几君情?

信心迷失新魄率,余生何为难自知。苦觅新魄容身处,异国他乡亦可去。

群生生韵皆为戏,戏的主角是自己。细品无有几君观,史河难寻魂踪迹。

脑液迷失皆化空,自唑难觅旧时灵。静唑余生新灵韵,何为妙炫己新魂?

亘古歘剑苍穹悬,反贪群生韵味现。难料要夺几君灵,群官皆在细盘算。

静览苍穹那盏月,冥思亘古群魄河。生世逍遥能几载,多数无法炫史河。

脑液散去心尚在,仍可妙品诸君生。静观群生无有语,细冥诱己有几君?

凉意缠身心觉寒,苦嘬难觅余生篇。静唑新魄何以秀,莫可虚无度余年。

独品孤己余生韵,空留无脑人之魂。若谈何为无有语,觅寻何处得容身?

新旧魂魄骤然换,苦嘬难觅旧生年。静唑余生新魄炫,逍遥文笔秀余年。

静观身边之左右,忙忙碌碌莫抬头。静坐此室无有语,无所欲为何品生。

人生之道少迥异,多数无声凋零去。子孙念灵仅一时,多数迷落无踪迹。

耳边又有嘉信传,学子成家乐开颜。而今师生品余韵,渴盼代代英才出。

史河畅游皆明了,冥思可羡几魄潮。静唑短暂群生韵,魂魄妙炫无终了。

乌云齐聚苍穹耀,冥思群魂秀魂潮。而今细观后辈生,可有良言话群生?

世人步履皆匆匆,时时刻刻忙不停。静唑群生贪婪欲,何不早思炫魄情?

人生之缘手中握,余生何为细斟酌。妙品余生容身地,苦苦寻思余生乐。

复生新魄无多欲,仅仅自唑觅旧灵。静唑新魄欲为韵,苦觅何方容新君。

慢慢摘下时钟璇,时光停止不在前。妙观群生之容颜,妙秀生韵乐开颜。

光阴一载诱迷落,仍旧难回旧魄河。静唑复生新灵韵,何为无悔炫新魂?

余生韵味难休止,无为路上苦寻知。脑液散去何时回,余生再秀育才情?

穿越时光隧道,史河畅游品魂潮。静闻群魄炫己生,冥思何炫新余生。

苦品复生实疲倦,无为空画己生篇。苦心寻觅旧时韵,何时讲台重秀身。

生韵之机并不多,早早思量欲为何。待到苍老回头望,无有怨悔秀脑波。

找找活下去的理由,独自回味孤身忧愁。苦苦品酌无为韵律,冥思何时何处秀身。

静唑复生新魄韵,苦嘬新灵之所为。冥思秀灵之完美,史河逍遥炫新魂。

无为路上寻己韵,空留少许之悔恨。韩允者车下化魂,余生无为何时终。

旧灵凋零无所谓,何必苦嘬念旧魂。妙舞复生新灵棒,逍遥来炫文笔韵。

亘古知音苦难寻,至今无有见一君。诗歌万首诱几人,几人赏之留余声?

旧灵生韵应方可,何必苦嘬己怨恼。细我新灵欲为棒,何不潇洒秀一场?

阅史细品群魂味,几个迥异现其身。人魂远去千万载,仍可诱人眷生年。

复生新魄应坚强,何必苦嘬入怨想。冥思余生新灵韵,理应潇洒炫一场。

复生韵律皆化新,妙品征程皆化空。校园仍是旧时色,无脑何以育才灵。

用心凝望脑袋之铁盖,毛皮逍遥隐藏其颜色。静唑余生新之灵魄韵,何为方可逃离怨悔场?

无为路上品其慢,三载光阴慢凋零。苦寻欲为无影踪,无为之棒何起舞?

想象余生新魄韵,何为怨悔逃己魂。三载空虚皆凋零,冥思余生新魄踪。

老歌一曲独自听,仍旧依恋魂之声。人已凋零尚留声,闻之眷恋君一生。

约束怨悔绕脑海,何必自唑多怨恼。冥思余生新魄韵,妙笔握手炫新魂。

余生之路皆化新,前行冥思何为晕。空握己之无为棒,何以起舞细思量。

新魄欲念应约束,何必贪婪群生韵。新魄理应来炫新,妙炫新灵炫一回。

复生踏入新韵律,往昔岁月皆遗失。独自品晕何所要,复生方可秀一朝。

旧魄生韵已遗失,苦嘬难觅己旧知。静唑余生新魄率,何以逍遥来炫新?

莫要再品往昔韵,无所显现独哀怨。斟酌记住己眼前,新生韵律定显现。

无为无人问理由,无言来述己新魄。怨悔时刻绕魂魄,静唑新魄欲为何。

孤身独赏池中莲,潇洒随风秀色彩。静静来嗅清香味,冥思水中藕色彩。

余生生韵天知晓,何必自唑多怨恼。新魄理应来炫新,亘古文笔炫魄心。

生之独韵独自爱,复生理应笑开怀。何必独恋往昔韵,复生潇洒秀新彩。

忙碌之心不可秀,良农永远不退休。静唑短暂群生韵,苦劳一生少怨悔。

无为路上苦斟酌,难觅容身又如何。莫可堕入怨悔窝,心儿化铁又如何?

静唑新魄之漩涡,随波逐流何以贺。静唑余生新魄韵,何为妙炫新魄波?

沉默无语孤前行,不愿回望回头路。无脑尚需潇洒活,何需多忧多寻愁?

无为无人问理由,皆知新魄难炫旧。静唑余生新灵韵,何为方可逃离悔?

生河船桨手中握,实愿顺水又顺风。潇洒前行无多念,实愿彼岸在天边。

新灵静唑旧魄错,何必贪婪那杯喝。群生共韵自醉客,车轮之下脑液落。

步履蹒跚前行踏,无为路上苦挣扎。苦苦寻觅何秀余,蹒跚前行独自品。

群魄逍遥天上飞,诸多眷念何时归。静唑后生生之韵,冥思何地复生回?

月亮弯弯秀苍穹,窗前望月品群灵。史河炫魂有几君,多数凋零空无踪。

群生多为欲缠身,贪婪他生之韵味。何时方有知足念,莫可贪婪他生念。

苍穹云烟齐相聚,难料何时魂泪滴。终将无声凋零去,几君无悔秀苍穹?

史河畅游千万遍,冥思群魄何以炫。静唑短暂生之韵,史河却可永炫魂。

阅史细品诸君魂,诱恋君心有几魂。生河妙秀难久长,魂灵飘逸难化空。

生韵自唑皆迷失,苦嘬难觅己旧知。怨悔新魄无为韵,何方容身来炫己?

博览史书意如何,可有眷恋韵味落?冥思诸多英魂灵,生河理应秀一刻。

和大家说再见,回乡看一看。再把农活干。辣椒收在手,何方才客现。辛辣韵味炫,世人韵缠绵。

年华散尽皆化空,史河难炫几君灵。故而生河早乐哉,莫到凋零寻旧情。

静览苍穹那盏月,冥思亘古群魄河。生世逍遥能几载,多数无法炫史河。

中年骤踏新生韵,死而复生无有脑。阅史细品群魂味,难寻知己绕其身。

凉意缠身心觉寒,苦嘬难觅余生篇。静唑新魄何以秀,莫可虚无度余年。

疯子潇洒秀神韵,无有贪念绕其身。天天漫步群生中,衣食住行皆无求。

新旧魂魄骤然换,苦嘬难觅旧生年。静唑余生新魄炫,逍遥文笔秀余年。

证件备齐交上去,各种证件皆迷离。中年脑液皆散去,何以潇洒秀故知?

人生之道少迥异,多数无声凋零去。子孙念灵仅一时,多数迷落无踪迹。

静观手中表,细阅每一秒。时光骤然逝,可留何念想?

史河畅游皆明了,冥思可羡几魄潮。静唑短暂群生韵,魂魄妙炫无终了。

风吹窗帘实在旋,恰有苗乐响耳边。妙品岁月实短暂,终将凋零少魂炫。

世人步履皆匆匆,时时刻刻忙不停。静唑群生贪婪欲,何不早思炫魄情?

浓云齐聚秀阴霾,时而传来妙谛声。群魂齐聚何哀怨,泪滴缠绵不愿停。

复生新魄无多欲,仅仅自唑觅旧灵。静唑新魄欲为韵,苦觅何方容新君。

汗液自然全身生,脸上落下妙谛声。冥思粮农之苦劳,躯干妙秀流水声。

光阴一载诱迷落,仍旧难回旧魄河。静唑复生新灵韵,何为无悔炫新魂?

辗转反侧难入眠,冥思余生每一篇。复生逍遥能几载,终将凋零空化烟。

穿越时光隧道,史河畅游品魂潮。静闻群魄炫己生,冥思何炫新余生。

逐梦慢品群生味,几君之为诱人心。妙笔秀君有几何,文人墨客评如何?

生韵之机并不多,早早思量欲为何。待到苍老回头望,无有怨悔秀脑波。

静观升起之云烟,妙嗅檀香细斟酌。人生妙香秀几刻,史河潇洒秀魂魄。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苍穹逍遥妙珠落,细细品酌意如何。妙品苍穹群魂泪,冥思余生秀一刻。莫可走后泪珠多,群魂耻笑意如何。妙舞己之有为棒,或许史河秀魂魄。

无论舍得不舍得,往昔生韵皆迷落。苦品余生欲为何,何处容身秀一刻?

苦品往昔蕴育多,脑液凋零又如何。妙笔潇洒手中握,妙秀群生意如何?

故君重逢无话说,愿闻诸君言斟酌。妙品往昔之情韵,铭记复生每一刻。

赏阅群生无多念,细阅史魂多有恋。妙品英魂之一生,细细斟酌余生篇。

风卷浓云苍穹耀,能否孤身出去否。不愿品尝群魂泪,时时扰乱己生河。

娇蝉逍遥上明了,潇洒短暂秀一朝。生现实在无多念,短短赏阅人世间。

人生韵律并不远,为何迷茫韵味浓。慢抚脑袋之铁盖,冥思余生意为何。

冥思挽住时光的脚步,生河小舟潇洒慢慢游。阅史赏灵愿品几魂情,苦思何以潇洒史留情?

生之小舟随水流,细瞄群生何所求。彼岸实在难久远,难料何时就到头。

复生之后细斟酌,余生到底何所求。空舞无为之小棒,蹉跎生活怨艾长。

耳边愿闻旧时歌,声音逍遥秀山河。人虽远去声犹在,依旧眷恋君生活。

祥云齐聚耀苍穹,独赏心之眷恋生。冥思他日远升空,尚可回望群生灵。

脑液凋零化云烟,叫魂苍穹逍遥旋。挽住飘逸的翅膀,复活潇洒秀一场

。静望苍穹之烟云,细想闻得妙谛声。如若仰天品水韵,群魂泪滴味如何?

无为路上苦挣扎,生河独己沦入伤。脑液凋零魂魄在,苦苦冥思秀一场。

阅史细品魂滋味,史书潇洒秀几魂。多君凋零空无踪,后人无君晓此生。

铃声传来熟悉的味道,同事拿书个个起身了。办公区域仅留孤身此一君,苦思冥想何以潇洒秀余生。

余生该为些什么,独自品酌无结果。光阴三载空凋零,冥思余生秀何踪。

群生逍遥皆演戏,戏的主角是自己。老时回望己生卷,万万不可多哀怨。

脑液凋零无念想,仅想重回秀一场。师生仍可逍遥聚,铭记诸君畅谈声。

阅史细品群魂灵,苦思能恋几君灵。皆可潇洒舞生棒,逍遥迷恋几君生。

细瞄时光之阴影,复生似乎迥不同。无为苦恼细思量,难以寻得欲为场。

哎,妙品余生无多想,仅仅思量何时回往秀一场。脑液凋零死而又复生,无为路上斟酌无念想。回校静观师生之容颜,何时复回再把往昔秀一场?

妙品余生何比方,脑液凋零何念想。孤品无为怨艾长,何时方可秀一场?

复生新韵实等候,何时觅得容身处。无为路上愁思量,莫可凋零怨艾长。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本文由463.com永利皇宫,永利皇宫发布于情感,转载请注明出处:侯以雷诗歌赏识2200,侯以雷诗歌赏识1660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