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情感 2019-09-12 14:20 的文章
当前位置: 463.com永利皇宫,永利皇宫 > 情感 > 正文

远处的海外,远方的家

我的家,遥远彼岸,黔州大地;我的家,丹砂古县,山水黄城;我的家,林中老屋,溪边茅舍。

我和朋友从图书馆出来的时候,冬日的阳光正暖暖地照着校园的各个角落。

图片 1

黔州,你好远!我得长途跋涉,漂洋过海,才能走到你的怀抱。

江南的冬天或许是不像冬天吧。除了那些落叶树、经不起寒冷的野草,江南的小山上还到处可见惹人眼球的绿树。

        二十几岁,对于未来不敢多想,迷失方向,没有目标,不知道是不是只有自己这样…

丹砂,你好长!我得回古离今,纵翻历史,才能找到你的源头。

我们走在一条山路上。路的两旁是许多零乱的草,在这时节,早已枯黄,无精打采地互相交缠着;路面上软软的,踩上去让人觉得既舒服又细腻。我们都非常高兴,蹦蹦跳跳地,像个小孩子。

      一年的时间都没有思考清楚,想过逃避,想过消失,可最终还是要面对现实,不能再做缩头乌龟了。

黄城,你好雅!我得心聆自然,尽情山水,才能听到你的声音。

爬上了一个坡,展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块铺满了细小沙粒的平地。在那里,我们可以自由地来回奔跑,快乐的心情不言而喻。

      一直以为家是温暖的避风港,家人会给予我最大的支持和鼓励,可能是自身原因,也可能是其他因素影响,我在这个家感觉不到任何认同感和归属感。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渐渐地把自己真实的想法和内心深处的渴望给埋藏起来了,也懒得去沟通解释。所以大多数的时候我宁愿把自己封闭起来,把一切的一切书写在我的随笔上,用文字发泄情绪。

茅屋,你好破!我得回眸曾经,再忆过往,才能想到你的模样。

图片 2

        他们说我现在变得越来越阴郁,问我什么都不回应,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也就懒得理会了。很多时候我不是不想说只是懒得说,“你不把你的想法表达出来,别人怎么知道你想要什么”这是他们对我说的,我很清楚自己说什么不说什么,说出口的后果是什么,而大多数的结果起不到任何作用,所以干脆就不说了。

南海茫茫,波澜阻挡。我在想故乡,想念你,怀抱;想念你,模样;想念你,姑娘。

我们继续越过一条沟,来到一个从未去过的平地上。午后的阳光很温和地包裹着我们。平地上长着许多植物。有一种植物长着一大丛的叶子,中间抽出一些花穗似的东西,轻飘飘的,拿在手里一晃,就洒散开来。我们说不出它的名儿来。它们几乎布满了整个平地,这里一丛,那里一丛,煞是齐整。我们就从其间穿过。

      承认“开心是一天,不开心也是一天,为何不天天都开心呢?”但做不到能有什么办法呢,你以为每个人都能控制自己的情绪嘛?好好说话和情绪稳定是很重要,当然心态也很重要。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平地的那一端,是一个布满了大石头的陡坡。陡坡的下方是一处长满了蒿草、同样布满大石头的野地。我们很小心地往坡下走去。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我也多想抛开一切独自去旅行,在沿途的风景中寻找缺失的乐趣,重新找回自我…

图片 3

     

野地里乱石纵横,蒿草过了人头。我们兴奋地在其中穿行。与野地边缘相接的地方又是一座矮山,树并不多。我以为会有路上山的,于是我沿着一条小路往山上走,可当我靠近时,发现前面的山坡被荆棘、藤莽铺满,路突然中断。我试图拨开草丛,可都无济于事。我只好和朋友沿着陡坡回到了先前长满无名草的平地。

太阳愈西斜了。微风吹着平地上的草叶,沙沙地响着。我们站在陡坡前面的土丘上。那片野地在高处看来,更加开阔明朗起来。野地的右边是一片不高的山;中间是方才我们经过的那片蒿草地和乱石堆;而右边一直延伸到铁轨旁的则是一片更大的草地。草地中隐现几块菜地;和菜地相连的是一条白色小道,几个归家的农人正挑着担子悠闲地走着。那条铁轨横亘在草地边沿,经过人家的房屋,一直斜插入山后面的谷地。那片山谷,并不能看得十分明晰,却给人一种熟悉且向往的感觉。

图片 4

朋友说,有时间一定要一个人去那里走走。也许,山谷里座落着一个湖泊,泛着碧波?长着齐人高的野草,藏着野兽?那么山谷的背后又有些什么呢?是否有人像我们一样,永远无悔地追寻从未见过的事物,无声地歌唱美丽的韶华和青春的梦想?他们是否像我们一样年轻、勇敢又多愁善感?……这时,一只小鸟快速地自我前方的天空飞向那个山谷的上空,近了近了,像是磁上了对面山上的树木,然后隐没在黄昏的天际……

我不再想什么了,其时已有了归意。于是,我们迎着风,又穿过了平地上的那片草地。

本文由463.com永利皇宫,永利皇宫发布于情感,转载请注明出处:远处的海外,远方的家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