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情感 2019-11-14 22:47 的文章
当前位置: 463.com永利皇宫,永利皇宫 > 情感 > 正文

父爱不父爱,父爱啊父爱

--题记

我出生于广东省粤西南部的一个小镇,这里的人,出了名的重男轻女,封建思想浓郁,特别是改革开放之后到我出生的那段时间,尤为严重。这是什么样的概念呢?每个妇女以生到男丁为荣,大多数的家庭都是一堆女儿捧着一个弟弟。生活艰难,能留下女孩子自己养,或者扔在大街上,活着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而更有些行为是令人费解的,残忍和血腥,都说虎毒不食子,但,这里的有些男人会眼都不眨地把刚出生的留着自己血脉的女婴掐死,或者直接活埋。当然,这都是听长辈们说的旧事,我懂事起就已经鲜少有这种事情发生了。

很幸运地可以免费观影,今天兴冲冲地跑去了~24小时之内连着看了两部关于父爱的电影..相比《海洋天堂》,这部明显比较震撼,但是也就不贴近生活了。男主角蛮帅的..(咳咳题外话=。=)电影里爸爸老了的样子让我想到了指环王里的甘道夫,很慈爱但又很强大的感觉。反正剧情还是蛮老套的,不过音效非常棒,放到激烈的场景整个座椅都在抖。说实在的,关于他们进入那个世界之后发生的变化还有创造出的东西什么数字DNA的我是完全搞不懂.......(算我笨吧= =)不过几乎不会影响理解剧情。到最后父亲为了救他们而死的时候,虽然看头就猜中,但我还是不可免俗地流了几滴眼泪..唯一出人意料的是开始以为死了的那个程序最后还是为user效忠,贡献了自己的力量,非常忠诚。有人说这部电影是2011年的《阿凡达》,个人感觉不能相比。画面虽然壮观但很明显是动画,无法给人真实感。也许是在IMAX电影越来越多的今天,怎样重现出它最初来到人们面前时带来的震撼也是需要考虑的一个问题。不过对我来说反而是这样的剧情比较能吸引我(感性的人儿啊= =)。总之还是很值得一看的。

我以为,我已经把您藏好了,藏在那样深,那样蜿蜒的,曾经的心底。我以为,只要绝口不提,只要让日子静静地过去,那样我就不会悲伤,所以我努力地告诉自己,这个六月,我微笑着面对天国--您生活的地方:我很好,您好吗?

  在这样一个极其推崇男权主义的氛围下,自然男孩子都是“王”了,全家人都围着男孩子的一生转。比如我外公一家,我母亲作为四个姐弟中最大的一个,要承受的,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多。

鬓角的白发,脸上的皱纹,山样的身影,仿若昨天。我知道,那不单单的是一道背影,而是一种恒久的爱。窗台上,滴落的雨滴,轻轻敲击着我的心,可以不再有雨吗?

  我父亲不喜欢外公,因为父亲第一次在母亲的村子里面遇到母亲的时候,是她为着一个男权家庭早早牺牲的时候。一个十几岁出头的女孩子,包揽着全家最苦最累的农活。父亲和母亲一见钟情,决定走在一起,却被外公外婆百般阻挠,他需要母亲来干这些又累又苦的农活,而舅舅们是矜贵的男孩,不舍得他们受半点苦。自然,经历这种种事情之后,父亲是不会太喜欢外公,也不愿意我们跟外公走得太近。

有些时间,总让你阵痛一生;有些画面,总让你影像一生;有些记忆,总让你温暖一生;有些离别,总让你寂静一生。其实,我们都不能要求明天怎么样,但明天一定会来,这或许就是人生。

  外公是个老实巴交的建筑工人,年轻时天南地北地跑,那是一份实实在在地苦差,日晒雨淋,还要搬搬抬抬,进入暮年的时候,腰已经累弯,直不起来了。

时间,带来了一切,又悄然地带走了一切,有如那一片云,轻轻地飘过你的头顶,有不留痕迹的去向远方。云,只是自然的一分子,而人却是红尘的精灵,有血有肉,有魂有灵,会高于自然界的任何物种。花开有悦,花落低迷,我们人为地给花儿的一生粘贴了悲喜的标签。岂不知,即便是洒向大地的天使—雪花,可以清晰地感知,扑向大地的一瞬间,就注定了它的死亡,不管它是圣洁的,还是唯美的。

  小舅是混世魔王,什么坏事都干,如流水般地花着外公外婆的血汗钱,后来被退学回家混日子。大舅很早就出去闯,但是无论混得怎样,都不会帮补家用,好的时候,他开的店一年赚几十万,可是外公还得忍着腰痛和支气管炎带来的阵阵咳嗽,在烈日下做着建筑来帮补家用。而舅舅们的孩子,也都扔给了外公外婆,没有帮补,两个老人还得皱着眉头帮儿子养家。然而,外公却为舅舅高兴,逢人便说自己儿子有出息,挣大钱了。

有生,也就有了死,没有永恒的物质,正如有聚,一定有离,这是不变的定律。有人说,公平是全面的,不公平却是局部的。是谁,遥控了这样的距离?是谁,挽结了这样的丝愁?是谁,张开了这样的情网?又是谁,营造了这样的氛围?

  舅舅在外地说想吃鸡,怕外面的鸡多激素,没有自家养的味道好又安全,步履蹒跚的外公走到镇上,央求着司机帮忙运十几个活鸡给在大城市的舅舅们。或者是知道谁谁谁要去舅舅的城市,就求着别人给舅舅带这带那。自家种的荔枝龙眼,从来都是不舍得吃,什么都嚷嚷着留给舅舅们。而他的女儿我母亲生了小孩,却是不屑于去看望一眼。

有时,无言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诠释。我知道,这个世界上,即使是最落寞的角落,也一定有一缕阳光,温暖那个寂寞的灵魂。

  后来,舅舅要回家乡建房子,做建筑做了一辈子的外公就肩负着重担,步履蹒跚,腰都伸不直两手老到不自觉颤抖的他还在帮忙搬着一砖一瓦,还要叫上我母亲,在毒辣的太阳下,帮着做这做那。然而,他们做的免费劳动,甚至,比他请来的工人要辛苦得多,舅舅都觉得是理所当然的。而外公总是一言不发,无怨无悔。

走过那段清贫的岁月,方知吃不饱,穿不暖是怎么定义的,也知道苦难真是一所名牌大学,从那里毕业的人,应该都是强者。起早摸黑,劳作三百六十五天,结果还是家徒四壁,老鼠都会半夜打架的,那是一种怎么样的生活!

那年我大学寒假,在外公家暂住几天,舅舅的房子已经建好在装修。有天晚上,正在吃晚饭,突然外面传来一阵阵吵架声。原来,舅舅一直哄着外公把养老的钱都拿出来建房子了,早已掏空,而那天晚上不知足的舅舅又来要钱,外婆在骂骂咧咧,外公沉默,转身回房子把仅剩的几千块钱交给了舅舅。

唯一温暖的是,一家大大小小,叽叽喳喳,尔语我侬,可以清楚地听见彼此的呼吸,还有某些不能避免的臭味,如今想来,都是一种奢侈。不是吗?如今,父亲见不到儿子,母亲见不到女儿,一个天南,一个地北,一个天涯,一个海角,想要见一面,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哪里还能闻到彼此的臭脚丫子的味道,哪里还能奢侈地听到彼此的打鼾声音?

  除了外公费尽毕生所得去宠溺着舅舅们,外公还要求着我母亲以及我们都加入其中,记得有年冬天我到外公家中,只作短暂停留,他们理所当然地要求我帮表弟洗衣服,天寒地冻还是手洗,表弟牛高马大地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外公这理所当然的劲,让我简直不能理解。只觉得他可悲又可怜,为儿子和儿子的儿子做牛做马,任劳任怨,他又得到什么呢?

或许,那种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模式,更能激发人们某种内在的情愫。微笑看着儿女的嬉戏,儿女扯着父母长满老茧的双手,心疼地看着父母老去的容颜,守着炊烟袅袅升起的地方,看风起风止,水涨水落,云散云聚,不是一种简单的幸福生活吗?岁岁年年,年年岁岁,温情依然,简单依然。有时,也会想着外面世界的精彩,都市的繁华,都被这简单的幸福打败了,为它而止步。从不知道,何为别离,何为重逢。现在想来,那个时候的自己试最真的自我,想哭就哭,想笑就笑,满足了就手舞足蹈,得不到就大吵大闹。多么奢侈的自己,多么简单的自己!如今,该往何处去寻觅,曾经的快乐?

后来小舅终于要结婚了,小舅和小妗在拜高堂,外公接过小妗的茶时,泣不成声,在角落里偷偷抹了一把眼泪。幸福却又有些许心酸。

最好的日子,无非就是你在闹,他在笑,岁月静好,如此温暖到老!

  他给舅舅的父爱如山,无怨无悔,没有条件,不需要回报;而他对我的母亲他的女儿的沉默,和不容商量的索取,又太过冷峻和残酷。令人唏嘘,又令人心痛不已。外公像陀螺,为儿子燃尽一生;而母亲,却一直寻寻觅觅未曾拥有过的父爱。或许,这就是中国几千年的封建男权社会的回声,回荡在这偏远的村庄,深入骨髓。

一段岁月无情的流逝,终于在那个不知离别是何物的年龄,经历了再也不聚的疼。您忍受不了病魔的折磨,一向高大的您居然卷缩成一团,颓然倒在地上,豆大的水滴从您的脸上落下。我拉着您的手:疼吗?我帮你揉揉。花季的我,并不知道您的病情如何,只是知道你动了手术,每天中药西药不离口,有时三更半夜醒来,还看见母亲在给你熬药。转脸看见母亲红肿的双眼,留在脸颊的泪水,此时并不能感受母亲的心事多么的痛。一个失去爱人的女人,后面还有几十年的岁月,如何去走,孤独地行走你?

图片 1

姐姐拉着我的手:小弟,父亲要走了,要去很远的地方,再也见不到了!

父与子

懵懂的年龄,我知道扛起这个家的责任,已经转移到我的肩上了。父亲曾说:是男人,就应该撑起一片天,哪怕巴掌一样的天空,去呵护需要你呵护的人,去为你的亲人遮风挡雨,有泪微笑着咽下,有血悄悄地舔舐,给你最爱的人,最温暖的呵护,无怨无悔。

父亲的话语不多,却用他的行动教育着我们,善良有爱,谦和温良,用自己的绵薄之力,去关爱需要温暖的人,付出的同时,收获着快乐。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

那个时候,每一家的生活都是很拮据的,好在父亲是大队的一个干部,多多少少拿一点报酬可以补贴家用,可是有多病的爷爷奶奶,需要比别人家艰辛很多,母亲的娘家是地主成份,日子过的可想而知。尽管如此,父亲还是拿出一些钱财衣服,给那些更穷的家庭,为此和母亲拌嘴呢。然而,父亲一笑了之,仍然为这个社会减轻一丝丝负担。这些微乎其微的小事,放在如今这样物欲横流的时代,还有多少人可以坦然面对?

有一次和父亲去供销社,突然发现椅子上有一个包包,打开一看,有一个工作证,还有一张介绍信,里面还有五十元钱。我悄悄地问父亲:要等丢失钱包的人回来吗?父亲看了我一眼:孩子,东西是别人的,那个人丢了东西不知道有多着急,不可以占为己有,知道吗?我留恋地看着,那笔五十元的巨款,口水都流出来了。要知道,平时向父母要五分钱都是一件困难的事情,如今是多少个五分钱呀!

记得七八岁的时候,邻家院子里一颗杏子树,一到夏天的时候,树上结满了杏子。于是,我和一个邻家的玩伴,爬上了树,一边摘着一边吃。正吃的欢的时候,玩伴一不留神,从树上摔了下来,我吓坏了,赶紧溜下来,叫了父亲去看。父亲瞪了我一眼:小子,等下找你算账!于是,弯腰抱起邻家的孩子,向圩上跑去。医生检查完后,告诉父亲幸亏送的及时,不然小腿就保不住了。父亲垫资了药费,当孩子的父母赶到时,孩子已经躺在父亲的怀里睡着了。父亲常说:相邻相亲,遇着事帮一把,给了别人一点温暖,相信这种温暖会传承下去,那么这个社会就是温暖的。为此事,父亲狠狠地揍了我一顿,我好冤枉啊。

还有一次,临近腊月,忙碌了一年的农民,口袋里怎么着也有几个闲钱,于是拉家带口地给都赶集来了,买一件好看的衣服,买一些年货。我们几个孩子和父母一起,兴冲冲地也来了,刚到街口,就看见一堆人群,在那儿议论纷纷:谁家的人,怎么躺在这里?父亲也走了过来,扒开人群,原来一个老人口吐白沫,应该是羊角疯犯了。他家的人呢?父亲问旁边的一个年轻人,年轻人遥遥头。父亲立刻大声说:年轻人过来,帮我把老人抬到卫生所去。事后,老人的儿子感谢父亲,父亲只是笑笑:别谢我,还有那些年轻人呢。父亲就是这样的人,高调做事,低调做人。

有的时候,人可以胜天,有的时候,人却可以被病魔击垮。由于劳心劳力,父亲的肺部感染了疾病,并且开了刀。正值壮年的父亲身体落下了毛病,什么重活都干不了,母亲只好承担了全部重担,照顾老人,照顾父亲,还有照顾我们几个孩子,过于艰辛的生活,重重地剥削着父母的健康。幸好,父亲还有一些干部补贴,支撑着家庭的开支,还有老人的药费。渐渐地,父亲的身体越来越差了,以至于口水不进,在父亲弥留之际,抓住母亲的手:这辈子,我亏欠你太多了,让你受累,下辈子再还吧,几个孩子靠你了。母亲泣不成声:娃他爸,你放心地走吧,我会的!

没有豪迈的语言,却是最真的情:爱情,亲情!

时过二十余载,那个场景,仿若昨天,历历在目,挥之不去。爱有多深,情有多真,父母诠释了平凡人的爱情,真挚朴素。或许,当初的媒妁之言,撮合的爱情,早已经被岁月研磨成亲情,虽不激烈,魅力四射,可是有谁说,相伴一生的爱情,不是人生最浪漫的爱情?谁说,柴米油盐的爱情,不市人生最温暖的爱情?琴棋书画,嬉笑红尘,浪迹江湖,是爱。那么,最简单的日子,同样是爱。

人生,就是如此奇葩,心中有爱,永远生活在爱的世界,心中无爱,日子永远是冬天!

都说,父爱如山,伟岸绝伦。也说,父爱如灯,照亮前路。父爱,有如一缕阳光,让你的心灵即使在寒冷的冬天也能感到温暖如春;父爱,亦如一泓清泉,让你的情感即使蒙上岁月的风尘依然纯洁明净。父爱,是一座山峰,让你的身心即使承受风霜雪雨也沉着坚定;父爱,也是一片大海,让你的灵魂即使遇到电闪雷鸣依然仁厚宽容……

有人说,父爱也是自私的。本性使然,无可厚非。虽然,父爱不会像太阳那样炽烈,但绝不会如流星那样一闪而逝,父爱会追随你有限的一生,温暖地陪伴,不离不弃。同时,父爱会延续,即使天荒地老,父爱一直在!

六月,流金的日子,没有四月的细雨纷飞,没有五月的旖旎缠绵,可是六月是个撩人的季节,栀子花开,合欢花有如串串风铃,遥寄着刻骨的思念。这个季节,父爱注定会蔓延……

父亲,虽然去了远方,却留下父爱。我知道,父爱不是过客,不是匆匆,它不会终结,父爱是永恒的!

值此,父亲节之际,用一些生涩的文字,记忆我的父亲,思念我的父亲,祝福天堂的父亲安好!也祝,所有的父亲,快乐,如意!

本文由463.com永利皇宫,永利皇宫发布于情感,转载请注明出处:父爱不父爱,父爱啊父爱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