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情感 2019-09-12 14:20 的文章
当前位置: 463.com永利皇宫,永利皇宫 > 情感 > 正文

谁能为我推开一扇窗,推开上帝的窗

我是一个固执而又倔强的孩子;我在流浪,始终不曾停止过流浪。哦,寒风吹来了,只叫我心生胆怯。我迷路了吗?是的,我迷路了。

图片 1

我把记忆用敲打的方式留在记忆里,然后在某些日子等待一场与青春,生活或是岁月有关的故事。——题记

我不停地在告诉自己,看,这个世界是多么地美好而使人迷恋!可我真的,真的欺骗不了自己,为此,我忍不住地独自悲伤。

谁能为我推开一扇窗,推开上帝的窗。只要你活着,就谈不上不幸。

此刻,时光很静,侧着耳朵就能听见来自心底的声音。那些潜藏的意识会在一瞬间完全打开,像是满树的花蕾在一场雨后迅速绽放一般及时。四月,原本没有杂念,眼看着一棵棵树抽枝,发芽,长出嫩叶,恣意的在阳光下疯长,那是一种心灵上的安慰。可四月也给了多情人的一些缠绵,当满眼的花渐渐消退时,当眼眸再次碰触到那些曾经熟悉的枝干时,长在上面的已经是一枚枚小小的果实了。芳华落尽,最美不过四月天,我在最美的季节回了一次家,目睹了那儿的一切,淡墨色的山,绿油油的麦田,金灿灿的油菜花,满园的桃红柳绿以及农人种地的忙碌景象。对于一个热爱生活的人,无论身在何处,都能感受到生命的意义。在家的一段日子,每天与阳光同行,每顿吃着母亲的拿手好菜,每时与泥土接触,那些留在心底的不快如云烟般飘散,感动时常打湿眼睛。或许,最初的地方,才是心灵容易接受,最轻易安放的地方。

朋友,你问我,在为什么而悲伤?哦,请别再这样问,我生怕我会泪流满面。因为,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迷茫,无助,消极,颓废;这些也不是我想见到的人,整天充斥着庸俗的谈论,让我看到了人心最令人厌恶的一面。我为之而反感、愤怒,可别人只看到我在阳光下的微笑。

翻阅一本时尚杂志,忽然被一幅照片震惊了。

这个季节,时间依然不紧不慢,走着一如既往的步伐。在一个寂静的夜晚,独自坐在窗前,有月色悄然洒落,一不小心就推开了记忆的那扇窗。关于往事、关于眼前,关于未来,时而苍凉如晨露,时而温暖如此时的月,时而又飘渺的如同深深的夜;柔软的心房,洁白的月光,多样的心情,在这里一并涌进。许是这月色太美,许是这夜太静,我在影子里看到了多年前的自己,扎着辫子,笑着奔跑;碎花衣服在风中飘扬,身后的阳光层层断裂,连同那串串浅浅的脚印一同抛在弯弯曲曲的小径上。青春如四月里涨势凶猛的花草树木一般流淌,汇成一地的苍劲。忽而一阵清风吹动树梢,吹斜了月光下的光与影,轻轻挪动,微微飘摇,仿若一个女子眉间细碎的变化。那些年少的岁月,那个追着影子奔跑的记忆是一个明媚的词,一切与之有关的停留都在此时染上了透明的月色,这便是某些时候,某些人的某些回忆。

我正独自走在这古老的青石小路上,连阳光也被微风吹散了。内心的矛盾与忧伤像愈来愈浓密的云,覆盖在我的心头;我想痛哭,我想呐喊,但,我不能!谁能真正懂得我的悲伤?又会有谁正在偷笑呢?

一个五官精致,身材高挑的模特正行走在T台上。婀娜的台步,冷冽的眼神,即使是这样,在我看来也不过如此。是啊,国际T台上的超模上来一个,下去一个,哪一个不是艳压四方,气场强大。可唯独她,从众多顶级美女中脱颖而出,吸引的不仅是我,还有亿万观众。

伴着夜色靠着窗,天空将我的思绪升高,如同这月一样皎洁,伸出手,与任意一缕风握手,感受夜的轻盈。尽管这是一个百花争艳,溪水潺潺;种子发芽的季节,我的记忆依然在转动,穿越流年烟云,在平平仄仄的岁月里,绕过山川河流,渡过晨露斜阳,漫游在四月浓浓的春意中。最是人间四月天,我没有读懂此时的夜,此刻的月,却能感受到此时的和谐,连绵的山峦在苍穹下披着翠色的外衣,喜鹊、麻雀、布谷鸟在屋前的椿树上也做好了窝……远远近近的灯火,在山的半腰缀着,与天空的星星相互照应;淡淡的花香和草木风月的气息一直萦绕在鼻尖。这样时刻,很容易爱上孤单,其实很多时候心境是一剂良药,比如我,不喜欢独处,却喜欢这样静静的夜,这样宁静的自己。

阳光被微风吹散了,只留得,满地浅浅的叹息,这是我流浪着的脚步声。哦,朋友,请你告诉我,谁能为我推开一扇窗?

一袭黑裙勾勒出她窈窕的身材,黑裙下一条金色假肢熠熠生辉,那光芒在黑纱的半遮半掩下,如战场上的一颗炸弹,震荡着每个人的心。她叫劳伦·瓦塞尔,二十几岁时便已踏上超模之路,青春本该灿烂怒放,可有一天,命运似乎跟她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她遭遇了意想不到的灾难。

四月,几缕春风,几场春雨就撑开了满山的生机,满田野的希望,农人忙着播种,蜜蜂忙着采蜜,就连孩子也忙着在花丛里奔来跑去。前几日和母亲一同去园子里拔青菜,菜地周围长了许多蒲公英,母亲随手就拔掉了。看着那一朵朵金黄的花,忽然有些不忍,就把它们捡起来,拿回家插在装水的瓶子里,目前还还活着。我知道母亲并非是不爱这蒲公英,记得我很小的时候,每年三四月她总会在自己院子里栽种上几种花,还会把在山上采回的各种花插在房子里。只是在生活面前,她首先选择的是核心,那些闲情逸致在她温暖而枯瘦的手中变得单薄。想起母亲那时年轻的身影,想起她为这个家的付出,心中的不安逃出了身体。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一天,因细菌感染,她昏倒在朋友的聚会上,病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蔓延至全身。送到医院时,她已危在旦夕,为了挽救生命,医生给出的方案是“右腿膝盖以下截肢”。对于普通人来说,失去右腿总归会比失去生命要幸运得多,可对她来说,失去右腿,同时也意味着失去青春,失去事业,活着似乎已没有多大意义。

手指敲打到此处,夜色更浓了,远处的灯也在一点点暗淡,只有星星依然闪烁。心中忽有些荒芜,在静的夜,隐隐作痛。说来我总是个情绪多变的女子,忽而明媚,忽而悲伤,只是这样的季节,这样的日子,快乐一直都占据着心房。在流年深处,在某个夜色澄净的晚上,用记忆写下旧日时光。

很长一段时间,她无法接受残缺后的自己。装上假肢后,她也不愿出门,而是躲在家里,止不住地流泪,一遍又一遍地想,活着还是死去?

那年,那月,那个时刻,有个女子在月夜里想起某些人,记忆里开过许多花,然后又被自己锁在春的季节里,等着它们长出一些美好的痕迹……

一个摄影师朋友,也是她的闺蜜,她不希望劳伦·瓦塞尔就此沉沦下去。她强拉着她来到街边、公园、运动场,她利用自己的专长,选取最适合的角度,捕捉到一个又一个瞬间,为劳伦·瓦塞尔拍下了许多照片。

照片上,劳伦·瓦塞尔散发出另一种魅力。忧郁的眼神,冷艳的气质,配上她的金属假肢,似乎每一幅照片后,都有一个故事在诉说。劳伦·瓦塞尔被自己从未发现的独特魅力震惊了,她逐渐找回了自我,并不断地告诉自己,美有很多种,即使现在残疾,也不会影响魅力的散发。而这种美,却是她残缺前所没有的。她开始适应当下的自己,并不断发掘新身体的闪光点。

劳伦·瓦塞尔的照片和信念,被越来越多的时尚界人士赏识。各种品牌商、设计师都向她伸来橄榄枝,她又一次走上了T台,并引爆了整个秀场。

身体的残疾从来都不是阻碍,真正阻碍我们的,其实是心理的残缺。只要心里装满美丽和青春,什么样的身体都能魅力四射。那话是没错的,“当上帝为你关上一扇门时,他一定会为你开启另一扇窗。”只是这窗需要你用力推开罢了。

本文由463.com永利皇宫,永利皇宫发布于情感,转载请注明出处:谁能为我推开一扇窗,推开上帝的窗

关键词: